茭白蹲在桌底,他屏气,脸色煞白地瞪着自己略显粗糙的,陌生的双手,鬓角的黑发早已被汗水浸湿。

浴室里的哗啦水声犹如催命符,茭白回过神来,他往桌底缩了缩,抱着腿,脑袋埋在臂弯里,两眼紧闭,睫毛颤动,几秒后他徒然睁眼,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艹!!!”

感冒了,发着烧,嗓子好疼,茭白骂完,嘴里又腥又咸。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吗,这辈子的命运折了这么多道折子。幼年丧失双亲,被以暂管他父母财物、充当他监护人的舅舅接回去,迎接他的是舅妈的白眼跟挑剔,他半死不活之际通过小伙伴的介绍一脚踏进腐门,依靠那些漫画度过一月月一年年,成绩一直在理想学校的分数线以上。

下月7号是他十八岁生日,也是高考时,眼看他就要走上新的人生起点了,谁知他放学揣着新漫画回家,走到家门前的时候出了车祸。

眼一闭,再一睁,穿进了半个月前看过的一本BE渣贱腐漫里,变成了王初秋。

浴室那位是戚氏董事长——跟主角受或主角攻都没有感情线,却照样能拥有个人角色微博和庞大CP群的魅力配角,戚以潦。

茭白不知道那位戚董跟原主在这间房里发生了什么,漫画里没交代,他只记得作者在很后面才透露,这晚原主是后半夜离开的,一出去就被路口突然冲过来的一辆黑车撞倒了,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没了呼吸。

所以说,

茭白吸口气,他是一个很快就要领盒饭的炮灰。

盒饭的味道已经飘过来了。

茭白狠狠抹了几下眼睛,吸了吸鼻子,他又在桌底呆愣了一会,才恍惚着爬出来,恍惚着爬到不远处的白色大床上面,双手交叉着放在腹部,没有血色的面容呈现出一股子安详的表情。

安详的……等死。

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回生二回熟。

以上都是屁!

茭白把嘴巴咬破,渗出的血丝被他舔掉,在他口腔里弥漫,他捂住脸喃喃:“我不想死……”

不想再死一次。

可是要怎么摆脱死局呢?

茭白张开手指,眼睛透着指缝往门口看,门外是戚以潦的保镖跟亲信,偷偷溜走是行不通的。

他的眼珠焦虑地转个不停,几个瞬息后,视线停在对面墙边的双肩包上面。

对了,手机!

茭白“腾”地从床上跳起来,飞快扑过去,当他攥住手机的时候,他的嘴唇微抖了一下,以戚以潦的权势,整个A城能跟他刚的人,不超过三个。

其中一个恰巧就在茭白的联系人里面。

沈寄。

然而茭白却盯着那串号码,半天都没用手指去戳,沈寄是漫画里的正牌渣攻沈而铵他爸,也就是原身某种层面上的金主,这会对方就在隔壁,一墙之隔。

但茭白不能向沈寄求救。

茭白眼里的光亮消失不见,因为他之所以面临现在这个局面,就是因为沈寄看上了一个香艳的小辣椒。

那小辣椒是戚以潦的人,漫画里就以“小辣椒”为名,他性格火辣,是爱穿红色连衣裙的女装小弟弟,很骚,很能折腾,后期的狗血剧情有他一份力。

现在沈寄正在隔壁吃他。

至于茭白,沈寄在对戚以潦提出交换伴儿的时候,就表示这一晚不会管他死活。

茭白在房里来回走动,他要自救,也只能自救。

怎么自救?茭白用手机打脑袋,冷静点,他是看过漫画的人,有金手指,可以用的,快想想!

茭白忽地看向窗户。

这里是“缔夜”,南城最大的娱乐会所,上流社会消遣之地。

戚以潦在“缔夜”有私人房,他的人设之一是恐高,那他的房间应该在低楼层?

不如试试翻窗跳下楼?

茭白迅速跑到窗边把帘子一拉,没防盗窗?!他探头看去,一楼!竟然是一楼!好好好,天无绝人之路!

下一刻,他的牙根抽痛了好几下,默默后退几步。

戚以潦这是什么毛病啊,他来这找乐子的,吩咐手下人在门外把守就算了,窗外竟然也有!

而且外面是个室内院子。

“缔夜”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还有院子???那一大片郁金香又是怎么回事,漫画里没说啊。

“嗒”

浴室的门倏地从里面打开了。

茭白全身一僵,后背的毛孔瞬间张开,他是正对着浴室门的,根本来不及做表情管理,就被一股掺杂着清香的湿热水汽扑了一脸。

浴室门被轻带上,身穿灰色浴袍的男人走向房间,他看起来三十多岁,身量颀长挺拔,黑发潮湿,额前发丝滴下水珠,从他饱满分明的眉骨上划落。

茭白张大嘴,瞪圆眼睛,愣愣看着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纸片人。

戚以潦的样貌跟漫画上的一模一样,却因为是鲜活的,立体的,给人的感觉更加炫眼,他整个人显得随和又亲切,却有股子令人无法抗拒的威势和优雅气度。

茭白的心脏怦怦跳,大脑充血,手脚发软,他这不是心动,是生理性的紧张。

头很晕,眼前出现重影,发烧带来的失重感更强烈了一些。

“戚,戚……”茭白舌头打结,有点被口水呛到,他咳了几下,声音更难听了,像磨损老旧的唱片机里发出来的怪音。

茭白手心冒汗,他的漫龄挺长了,看过一些跟他亲身经历类似的情节,一般来讲,主人公都会融合原身的记忆,可他为什么没有?

原身到底是怎么称呼戚以潦的?茭白有些呼吸困难,快窒息了,他把漫画中提到的关于戚以潦的称呼都拎了出来。

戚爷,戚董,戚叔叔,戚先生,三哥。

最不可能的第五个称呼先排除掉,剩下的四个……都有可能。

茭白试探地喊:“戚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