茭白眼睁睁看着他账号上的好友从1到8。

→我的好友1/8

这部漫里的主角跟重要配角都在里头。

目前只有戚以潦在线。

好友在不在线,估计是按照范围计算的,戚以潦这会就在他边上。

茭白扫扫四个列表分组。

→这一世的缘0/0

→此生永不负0/0

→生生世世的守护0/0

→一生难忘0/0

茭白头晕眼花,他都要不认识“生”跟“世”这两个字了。

还不如之前的分组名称,起码“我的男友”就是字面意思,现在这都什么跟什么,那四个备注有区别吗???

茭白眨了下眼,他的账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段玩家须知。

总结起来,就是茭白的所有好友会根据与他的活跃度进行分组,自动分组。

如果他的进度太慢,会直接启动强制任务。

当列表的每个分组里面都有人,全满了,茭白就能完全掌握这具身体的支配权,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茭白偷偷翻白眼,他还想尽快远离主线呢,现在好了,完犊子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还是可以查看好友资料吗,这都是金手指啊。

茭白利用意识调出账号,发现戚以潦的头像是由两个板块合成的,其中一个板块占据三分之二的位置,那是一只猫,毛色惨白没有光泽,眼瞳是纯金的,它的眼皮耷拉着,脖子上套着一个红色项圈。

好像有哪里违和,他凝神看去,不禁倒吸一口气。

那不是项圈,是一根细铁丝,死死勒着猫脖子,鲜红的色彩是它的血。

茭白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尖擦过了尘埃,像是真的碰到了那只猫,是毛茸茸的冰凉触感,他骤然回神,发觉戚以潦的资料栏是一把锁,提示活跃度满50才能解锁。此时是0。

“……”金手指个屁。

茭白观察戚以潦头像的另外一个板块,太小了,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头像是不是代表本人的内心?

茭白的关注点转移到了0活跃度上面,看样子活跃度不是依据对话的次数来的,可能要心与心的碰撞?

茭白往后退,眼睛盯着列表,他退到门口时,戚以潦的头像就像另外七个好友一样变成了一片黑,伴随一句提示:你的好友戚以潦已下线。

他再往前挪了一小段,提示就变成了——你的好友戚以潦已上线。

经过几次尝试,茭白大致掌握了距离,五米左右。

茭白偷瞄沙发上的戚以潦,幸亏只要活跃度,不是什么亲密度,不然更糟心。

毕竟他有根隐藏起来的反骨,不是吃闷亏的人,这些年舅妈给他白眼,他会找时机让舅妈不顺心。

他也永远不可能毫无防备地对谁露出肚皮,让那个人撸他的毛。

茭白瞥到戚以潦端起水杯,目光往离他不远的茶叶罐方向投来,他的脚步移了移,将那罐茶叶递了过去。

戚以潦放下了水杯。

茭白垂着头,他站着,戚以潦坐着,然而他并不能看见什么一大片胸肌,戚以潦把浴袍穿出了老僧的袈裟味。

“戚董,我现在走了,沈先生会怪我的。”茭白被自己的莲气呕到,他咽了咽唾沫。

戚以潦道:“他那边我会给个交代。”

茭白脱口而出:“你给了交代,跟他怪我,不相干啊,这是两码事。”

拂过脸颊的气流都像是冻住了,他这下意识顶嘴的后果……

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茭白不是演员,只有他琢磨出来的生存之道,他捂嘴闷掉一个哈欠,眼里流出点生理性泪水,看着就像是快哭了似的:“对不起,是我不识好歹,戚董您别生我的气。”

戚以潦没有要计较的迹象,他依旧是温和声调:“你们的事,我不便插手,你最好还是跟老沈谈谈。”

茭白想来个苦笑,结果情绪没到位,听起来显得阴阳怪气,他把嘴一闭,默了。

“你这孩子真是……”戚以潦摇摇头,他仿佛是在应付无理取闹的小孩子,挺无奈的。

茭白瞥瞥列表,他和戚以潦的活跃度还是0,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几个瞬息后,茭白的思绪被一串铃声打乱,那铃声是埙吹出来的,被房里的安静衬托的凄凉而寂寥。

“接电话。”戚以潦似是觉得埙声太吵,出声提醒的同时,面色也有点沉。

茭白定定神,走到桌前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礼珏,主角受,埙声就是他吹的。

这部漫画大多都是礼珏的视角,开篇是他的乡下生活,这一话是他写作业写累了,趴在窗边的旧书桌上面发了会呆,抓了外套就跑出门,一路跑到村长家,借电话打给他的小秋哥哥。这才牵出了茭白这具身体的原主王初秋跟他通电话时在“缔夜”房间的剧情。

就一格。

画上是戚以潦站在窗边擦头发,原主跪在他脚边,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放在解一半的衣扣上面,他听电话那头的礼珏说话,眼里浸满了爱恋和温柔。仿佛只要礼珏一句话,他就能献上生命与灵魂。

现在这一格的内容变了。

戚以潦坐在沙发里敲笔记本,茭白没跪着,也没解扣子,他握住手机背靠墙壁,眼珠机灵又警惕地转动。

茭白心情复杂,他身为主角控,每看一部漫画,爱的都是主角,现在的他听着电话里的少年音,爱不起来了。

原主今晚被车撞死,几天后主角受从乡下过来为这个邻家哥哥收尸,无意间遇上了渣攻沈而铵,对他一见钟情,虐恋情深狗血三吨的故事正式开始。

漫画中的王初秋这个人物,就是个他妈的工具人。

“小秋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礼珏声音小小的,夹杂着压抑的呜咽,惹人怜惜,他说,“我想你了。”

茭白在为自己接下来要走的每一步担忧,又因为发烧难受,身心都遭罪,他没耐心哄主角受,敷衍道:“说不好,有时间了再说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