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寄拿帕子擦了擦碰过茭白的两只手,将帕子丢在他脚边,起身离开。

茭白跪不住地栽下去,额头咚一下磕到地面,他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却不行,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草,好疼。

茭白咬紧牙关,汗湿的脸贴着地大口大口喘气,他费力地做了个深呼吸,背后的薄薄一层布料被汗浸湿,紧黏着他瘦弱不堪,却又顽强地往上撑的脊梁骨。

沈寄在看过戚以潦房间的监控后,只觉得面上无光。戚以潦那屋的摄像头太多,遍布四处,被发现一个两个不是没可能。

只是,沈寄没想到的是,他带过来的狗竟然敢在多个摄像头之下,在他好友的床上耍把戏。

就凭那套妓|女都不用的低劣演技,也想引人注意。

狗不乖,那就要接受惩罚。

现在沈寄“检查”完了,茭白这身体的旧伤因此复发了,他趴在地上想沈寄的结局,觉得自己的痛感稍微减轻了一点。

地上的毯子里有腥味,茭白意识到什么,他咒骂着摸索到一个沉甸甸的水袋,抠起来丢开。

趴了会,茭白狼狈地撅着屁股,用手肘撑地,一点点挪动身体爬起身,他发现沈寄背着身子停在门口,旁边是助理,对方在汇报什么,恭恭敬敬的。

沈寄扣上两粒扣子走了,助理进来,他没管床上的小辣椒,只是用公式化的口吻让茭白去洗脸。

茭白的脸上有在地毯上蹭到的毛絮,被冷汗一粘,看着脏乱。

“王先生,你是董事长的人,在外要注意自身的形象。”助理刻板地提醒道。

茭白没精力吐槽,浑身使不上劲,他扶墙挪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半晌无声。

头发浓密,刘海参差不齐,下垂眼,卧蚕饱满,唇形不清晰,整张脸显得憨,木,很好欺负。

下一刻,镜子里的人总是往下耷拉的眼尾上挑,眼中跳起一抹跟五官格格不入的野性与火焰。

茭白抓起刘海,凑近些,仔细打量自己,比漫画上的还要瘦。

下巴很尖,眼下发青,暴露在外的皮肤没有一点血色,皮下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就像是……

很久都没见过阳光了。

茭白怀疑原主有病,他被这个想法刺激到了,心想不至于,自己融合的那份记忆里没这部分信息,漫画里也没提,好吧,工具人而已,不提是正常的……

所以呢,那原身为什么一副鬼样子?

茭白三两下洗了脸,心不在焉地走出了洗手间。

房里已经不见小辣椒的踪影,一片狼藉的床也收拾干净了,助理干这活很有经验,他不冷不热道:“走吧,王先生。”

茭白的身体很不舒服,坐着比站着还痛苦,他一路都没出声,直到车停在目的地——沁林园。

这园子在漫画里出现过很多次,大部分都跟礼珏相关,他前期来这里收拾邻家哥哥的遗物,暂住了一小段时间,后期是来拜访他心上人的小妈。

此时夜幕下的园子就像一座坟,没有一个下人出来迎接,茭白孤零零地进门,直奔厨房,他饿了。

茭白捣鼓了会,端着一盘炒面走出厨房,昏暗的灯影下,一道身穿黑红色唐装的身影立在那里,他被吓得差点把盘子扔过去。

“康伯,你还没睡?”茭白稳了稳心神。

老管家不说话。

茭白索性也不打理那神出鬼没的老头了,他在桌前坐下来,径自吃起炒面。

一盘炒面还没吃到一半,灯影下的人影就离开了。

茭白放下筷子,起身去找水喝,那老头是沈老太的人,来这当眼线的。原主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把他当老家的普通老爷子看待,后来才知道对方把自己当狗。还是只丑不拉几,丢人现眼的土狗。

不止老管家,园子里的保镖佣人都那么认为。

只有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说,土狗怎么飞啊,笑死人。

茭白吃饱喝足就上了楼,他走得慢,几步一停,细细品了品豪宅的气味,什么也没品出来,只觉得回声真响。

原主的房门没锁,茭白一拧就开了,他反手关上门,对着陌生的卧室深吸一口气,一刻不停地搜找起来。

才过了几分钟,茭白的手里就多了个病历本,翻开的那页上有一大段鬼画符,他勉强认出了其中五个字。

——日光过敏症。

茭白:“……”

这浅显易懂的病让茭白眼前一黑,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面,牵动带了尾椎的伤,他痉挛了几下。

怪不得原身的肤色这么不健康。

日光性过敏,不能被太阳照到,这对喜欢到处跑的茭白来说,不亚于是把他塞进了一个无形的笼子里面。

那他接收到的原主记忆里怎么缺了这一块?输送过程中出了BUG?要不要这么坑啊。

茭白脸色难看地打开所有抽屉,捞出一堆药物,有擦的吃的,还有用来泡澡的,他随意拿起一盒药查看,过期了。

丢掉换一盒,还是过期的。

……

这么些药,大部分都过了保质期,原主竟然还在用。

茭白两手抱头,这具身体早就垮了,有天生的因素,也有后天的原因,他要怎么修复?

先要有钱。

什么都信不过,除了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