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来人是齐子挚。他是齐家长子,齐霜的大哥。

老管家毕恭毕敬地将人迎进门,奉上茶水:“齐总,人就要下来了,您先喝点茶。”

楼梯上的茭白有点腿软,他不是惧怕,是骚了,骚的不是时候,骚的惊天地泣鬼神。

从他这个角度往下看,刚好可以看清男人的发顶,短硬而利落。他下了两三层台阶,望见男人宽厚平整的肩膀,那是凛凛沉稳的男性线条。

茭白是天生的gay,没开发过的0,喜欢古板刚毅的那一款,他幻想他的对象在**他的时候,面容严肃地叫他不要骚不要叫,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阶级仇人,动作却又猛又糙。

而楼下的齐子挚刚好是那个属性。

茭白看《断翅》期间,拍下他的画洗出来,供在书桌上当了月男友。

现在嘛,

茭白下了楼,眼睛直直地看着男人挺括而威严的正装,脑中是作者笔下的几格画,分别是他蓬勃的胸肌,块垒分明的腹肌,滚着汗的紧实腰背,指骨粗大的手掌……

现在还是馋他身子。

但不会怎么着,茭白不想撩,他怕疼,齐子挚的非人尺寸注定跟他无缘。

不过,他们还是要建交的,因为齐子挚也是他的好友。

茭白坐在一个安全又礼貌的位置:“齐总,霜霜怎么样了?”

齐子挚道:“有惊无险。”

“那就好。”茭白松了一口气,他对上齐子挚的肃容,抿抿唇,“霜霜是过敏了吗?”

“是。”

茭白犹豫着问:“那他是……”

“黄桃。”齐子挚漆黑的目中透着锋锐的审视。

茭白恍惚地“啊”了声,霎然站起来,嘴唇哆嗦:“我……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是,是我,是我的原因,我……我……”你可以去死了,你妈的好婊,呕。

“坐下。”齐子挚饱经风浪的眉间纹路拧成川字。

茭白眼里流出愧疚的泪水。

齐子挚深锁剑眉,扣着茶杯的手指在桌面上敲点几下,那响动并不大,却让人心惊胆战,他沉沉道:“你半夜吃黄桃?”

“我饿了……是黄桃干,我不知道霜霜对它过敏……我只是吃了一小块……我跟他睡在一张床上,他闻到了味道……我们离得近……”茭白语无伦次,表现得无措又自责。原身是绝对不可能知道齐霜对黄桃过敏的,所以他不慌。他坦然承认,坦然地描述实情,一切都是碰巧而已。也只有这个可能性。

“据我所知,你住在这里,不外出。”齐子挚道。

茭白撕扯着食指的倒刺,原身确实是被关在沁心园,沈老太的意思是,不止他,齐霜也要待在园子里,可齐霜背后有齐家,原身背后只有命运之手,因此齐霜能照常上学,原身不行,昨晚是他住进来后的第一次出门。

齐子挚强大迫人的气场迸发出去:“我问过康叔,最近整个园子,没有谁吃黄桃。”

那句话里裹着严苛的质问,你的黄桃干哪来的,谁给你的。

“昨晚先生带我去会友,”茭白把拽出血的手指放进嘴里,吮了吮,“包间里有黄桃干,我偷偷拿了一袋,就那么揣回来了。”

齐子挚出去打电话确认。

茭白往椅子里窝了窝,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过男人粗壮结实的腿部,你别给我罪受,我就不算计你。

齐子挚挂了电话返回客厅:“你跟我去医院。”

“明天可以吗?”茭白垂着睫毛,屁股小幅度地在椅子上挪了挪,一副坐着不太舒服的样子。这神态有明显的指向性。

齐子骁是个正人君子,没有露出鄙夷跟厌恶,只道:“明早八点,我的司机来接你。”

“齐总慢走。”茭白喊完,无视老管家不敢置信齐子挚就这么放过他的眼神,慢慢吞吞地往楼上走,他走路的姿势略显吃力,纯粹是因为膝盖疼。

老管家不知道啊,他想歪了,脚步匆匆地回房打给老太太,汇报情况。

茭白烫到柔软的床上,手压着被子,他闭上眼睛,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面记账。

1:齐霜要撞死原身,被我化解了,我把齐霜送进了医院,起码要挂三天水。

2:沈寄要我伺候穿鞋,还逼我下跪,让我旧伤复发,遭了大罪,这笔帐要慢慢算。

3:梁栋那小子蛋蛋受惊,他吃了亏,不会轻易放过我,下次见面,我要先下手。

不过,梁栋还在上高中,只要茭白不离开沁心园,跟他碰上的几率基本为零。

茭白翻翻手机,换了个密码,睡觉。

原剧情里,原主已经死了,齐霜也不会进医院,很显然,蝴蝶效应已经发生了,今后会怎样呢……

茭白打起了呼噜。

.

进漫画世界的第一个晚上,茭白被噩梦缠身,醒来萎靡成了一团。

齐家的司机八点到,载他去了医院,同行的还有齐子挚的秘书,廖女士。

一楼扶梯那里有骚动,茭白靠近才发现大家都在看美女。

那美女是背对着他的,海藻般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身后,发尾贴着盈盈一握的纤腰,身段妖娆火辣,她转身抬头的那一刻,周围响起吸气声,不少人忍不住拍下她清纯又风骚的相貌。

茭白停下了脚步。

我草,美女竟然是小辣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