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子挚会通过掌握到的信息,理性分析弟弟过敏是巧合,齐霜作为当事人却不会那么想,因为他心虚。大哥不知道他昨晚傻逼逼的亲自开车去缔夜蹲点,想撞死王初秋,他没失忆,清清楚楚记得自己那个时间段的妒恨疯狂。

齐霜在医院醒来就理清了头绪,他确定王初秋有备而来,对方不知怎么察觉了他昨晚蹲在“缔夜”附近的意图,又从哪得知他对黄桃过敏,半夜趁他睡着报复他。

王初秋这个人深藏不露,平时都是装的,他能知道外界不知道的,说明他有底牌。

齐霜决定先稳住,按兵不动。

可他一见到王初秋,就下意识想象对方往他嘴里哈气,他一反胃,脑子就昏了,开场白就没按照预想的方向走。

再后来,他从王初秋口中听到那个名字,怎么也没料到家里人都不知情的事,为什么会被一个人外人发现,他遭到了巨大的刺激,彻底失控。

完全跟着对方的节奏走了。

齐霜尖叫着挣脱茭白的控制,疯了样窜起来,有点长的指甲往他脸上抓去。

茭白有准备,没费多少劲就再次压住了齐霜。

“你神经病啊!”齐霜哆嗦不止,“你敢污蔑我,还把沈少爷扯进来,我会告诉先生的,你死定了,王初秋,你完了!”

茭白轻飘飘道:“下次不要跟别人睡一张床了,你说一堆梦话,说个没完。”

齐霜因为愤怒而发红的脸颊瞬间失去血色,他强自镇定:“放屁,我从来不说梦话!”

小少爷垂下眼睛,身上有杀意,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茭白对他笑:“我录下来发给了我信得过的朋友,如果我出事,那份录音就会出现在沈寄跟老太太手上。”

齐霜攥成拳头的手指一抖:“撒谎,我不信,有本事你放出来给我听听!”

茭白只有金手指,没有录音,放个屁放,他看齐霜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可怜虫:“你塞在沈少爷课桌缝隙里的纸条不知道还在不在,要不我找个时间替你去看看?”

齐霜脸上的血液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真的说了梦话,连纸条的秘密都……

日光瘫在玻璃窗上,化成无数光点,肆意观察病房里的死寂。

“你想干什么……”齐霜恢复成平时的软糯无害,他红着眼喃喃,“初秋,你想干什么啊……”

茭白答非所问:“昨晚沈寄没碰我。”

齐霜的嘴巴张成了“O”形,心思全写在了脸上。

茭白瞧着小少爷的傻逼样,心里对齐子挚那个无条件纵容弟弟的大家长表示了感谢。

接下来茭白结合原主的记忆,跟他自己的所见,向齐霜呈现了沈寄的老淫|棍一面。

“沈寄对姜焉很满意。”茭白说,“没准沁心园很快就有新住户了。”

齐霜盘腿坐,不屑道:“你说的买卖,就是和我联手对付他?有老太太出手,轮不到我们。”

小少爷有不蠢的时候。

“姜焉吹吹枕边风,变数不就有了?”茭白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沈寄没碰过我们,却碰了他,这就赢了,赢在起跑线上。”

齐霜想说,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沈寄了,听着既怪异,又让人心慌。

放眼整个南城,敢对沈寄直呼其名的真没多少。

齐霜的指甲在被子上抠了抠,王初秋变了,这才是真实的他。

放虎归山,还被捏住了把柄,齐霜抠紧了被子,昨晚要是能把这家伙撞死就好了,怎么就让他走狗屎运了呢。

哪怕王初秋搭上的不是戚以潦这个人,是他的车,齐霜也不敢动。

茭白像是没感受到齐霜的阴郁气息,他继续道:“我的买卖是,我帮你改变现状,让你成为沈家唯一的未来沈夫人,到时候你只要……”

齐霜没听完就打断,声调变了样,细尖细尖的,像铁勺刮过玻璃:“你退出?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茭白没说话,他在回忆剧情。齐霜自认自己是沈而铵的救赎,他一厢情愿地帮沈而铵从沈寄手里夺权,连累了他的大哥二哥,葬送了整个家族,然而他自己没死,他成了残废,有个喜欢他多年的人为了救他死无全尸。

《断翅》不仅仅有一对正牌渣贱CP,整个就是一渣贱集中营。这也是茭白还能记得剧情的原因,狗血不要钱。

茭白意味深长道:“那如果我的运势变了呢?”

齐霜听懂了,又感觉没听懂。

“今天老太太大寿,不出意外的话,她老人家会让沈寄送我回沁心园,到时候你可以雇人在路上……”茭白的音量低下去,说了几个字。

齐霜满脸惊骇:“你疯了?!”

他对上青年坚决又平静的眼神,嗓子眼发干,“你自己也在那辆车上,你就不怕……”

茭白道:“这你不用管,你让你的人把握好分寸就行。”

齐霜咕噜吞了一大口唾沫,疯子,这人疯了。

“即便我按你说的去做,一切也都和你预料的一样,老太太也不会让你离开沁心园,她只会当成是场意外。”齐霜按耐住加快的心跳。

阳光烈了起来,茭白拉上拉链,把帽子扣上来,演吸血鬼都不会上妆的脸藏进暗影里:“那只是开胃菜,真正的大餐在后面。”

齐霜福至心灵:“你是指大师?”

“别做梦了。”他的心跳慢下来,两年前他得知还有个竞争对手的时候,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让大哥他们找上了大师,企图逼迫对方为齐家所用,威逼利诱通通搞不定。

“你派人按照这个地址找过去。”茭白从薄外套的兜里掏了张纸条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