茭白装了会逼就不行了,他在路边坐下来,大口大口气息闷在口罩里。

事情能这么顺利,有运气的成分在,却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沈寄独|裁掌权多年,高高在上惯了,对待什么都是俯视的,不屑一顾,在他看来,将人力物力用在什么屁命盘屁大师有关的事情上面纯属浪费时间,他没那闲工夫。

而老太太呢,宝贝儿子伤得不重,肇事的人也死了,她就没有再追究下去,心怀慈悲嘛。

之后大师透露了“真相”,她只想把灾星送走。

越是大家族的老一辈,越会拜佛求大师,折腾命理一说。

家里人的缺德事做多了,就想逃过因果报应。

茭白对沈家这对母子做过研究,这是他一个追过漫的人的金手指。

茭白爬起来,要是哪天沈寄无意间发现了漏洞,查出了这次的事,想对他来个秋后算账,那就到时候再说。

反正今天是离开狗圈的第一天。

茭白往前走了几步,猛地停下来,齐霜那种胜利在握的状态让他猜到了某种可能,他按了沁心园的座机,跟接电话的佣人说要找齐霜。

“王初秋,你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打什么电话,还打的座机!”齐霜握着话筒,秀气的脸有点扭曲,他把这人拉黑了,没想到对方会打座机,还在这时候,疯了吧!

齐霜阴恻恻地压低声音:“我告诉你,虽然我的把柄在你手里,但你也一样,我们谁也别……”

茭白打断他:“大师呢?”

齐霜不说话了。

“你灭口了?”茭白站在路边把高音量。

“我是弱智吗,这时候大师要是死了,只会让人怀疑所有事都是我预谋的,目的是除掉你这个对手。”齐霜干巴巴地说,“人目前被控制了,等我做了沈太太……”后半句他没说出来,差不多就那样。曾以为看破红尘,无畏生死的得道高人都能被他威胁利用,那将来某一天保不准也能跟其他人串通一气,这么大的变数,他必须清除掉。

电话里的沉默似乎是种无声的谴责,齐霜尖酸刻薄道:“王初秋,我就不信你把他老婆孩子藏身地告诉我的时候,觉得事成之后我会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圆,现在你装什么好人?”

茭白淡声道:“我要章枕的联系方式,弄到给我。”

“……你说谁?”齐霜既震惊又嘲讽,敢情这家伙费心脱离老太太的管制,是想攀上西城的那个人,果真疯了。

茭白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断翅》里,齐霜二哥在外地采风的时候误打误撞碰上了大师妻儿,并告诉了齐霜。后来齐霜加以利用,大师的结局作者没写明,留白了。

这部分剧情因为茭白提前了,有改变,也有没变动的环节。

茭白静静在原地待了会就大步前行,他不知沿着马路走了多久,才搭上一辆好心夫妇的车。

夫妇从秀恩爱到哭叫谩骂,用了不到十公里。

这都源于——女主人在车里发现了一只套壳,尺寸跟口味都是她丈夫的,可她没在车里震过。

顾不上有搭顺风车的外人在,女主人直接把套壳塞进了男主人的嘴里。

作风霸气,却不提倡,因为危险程度破表。

车在路上滑出蛇形,男主人紧急靠边停车,吐出套壳就跟女主人吵了起来,相当理直气壮。

后座的茭白一不留神就身处大型捉奸现场,他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就很尴尬。

茭白等这对夫妇吵完停战的时候,申请下车。

没人理他。

茭白:“……”

行吧,你们不介意的话,那我就看着了啊。

反正我也不赶时间。

茭白听着女主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余光瞄了瞄没事人一样刷手机的男主人,他抱着胳膊想,《断翅》这部漫不愧是狗血爱好者的天堂,这里面三条腿的路人甲都是渣。

兜里的手机嗡响,茭白掏出来瞧了瞧,他将收到的号码记下来。那晚他抓住号码主人的时候,隐约感受到了对方尚未泯灭的善良和人性。

“章枕……”茭白念出号码主人的名字,算计着什么。

.

西城

章枕在捏核桃吃,他平时主要负责的是三哥的人身安全跟灰色地带的一些事,都是动拳头动枪支的,不需在公司办公。

现在三哥给了他一个办公室,职务是挂名助理,他已经快把一袋核桃吃完了。

章枕去茶室泡茶的时候,几个正在聊八卦的助理齐刷刷地看向他,两眼泛光。

“干嘛?”章枕严肃道。

助理们一点都不怕,她们知道这个年轻男人有着跟可爱外表相反的武力值,据说他曾单枪匹马闯险境救过董事长的命,从那之后董事长就把他视作亲信和兄弟,可她们没见过他英勇甚至血腥的一面,只见过他脸红呆萌的纯情样子。

大家都亲切地叫他……

“枕美人。”

一个助理代表集体提问,“现在董事长身边是哪个小妖精?”

章枕:“……”

“没换。”他语出惊人。

助理们纷纷震惊脸,她们虽然是高学历,工作能力出色,可这并不影响她们吃瓜。尤其是董事长的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