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寄的杂毛小土狗兼福运储存罐这身份,谁爱要谁要去,茭白是给一个亿都不会再捡回来的。

茭白从狗圈里走了出来,却不能离开南城,因为他列表上的其中六个好友都在这里,而且是一个圈子里的,他只能换个立场换条路往里走。

好友里有两个学生,分别是这部漫的贱受礼珏跟渣攻沈而铵。

礼珏在乡下,暂时接触不到,沈而铵就在南城三中。

这个时期的他翅膀不黑,还是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少年郎,心思跟城府也只比同龄人要深一些,远远比不上那几个老男人那么狗,好对付。

所以茭白就进来了。

茭白在沈而铵前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这原本是齐霜的座位。

茭白退出二选一的狗血局,齐霜就是准沈夫人,年底会跟沈寄登记,老太太考虑周到,觉得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适合跟自己孙子同班了,甚至同校。于是齐霜就转学了。

所有事都在一个框子里面,只要动了一个螺丝,其他节点都会跟着动。

茭白对女同桌招手:“你好啊。”

女同桌忍不住说:“你上课也要戴口罩裹这么多吗?”她后知后觉自己的话有点不礼貌,尴尬地扣住了卷子一角。

“看天气。”茭白把堆在下巴上的口罩摘下来,不介意地笑笑,“现在不用。”

女同桌望着他,羡慕地说:“哇,你好白哦,我们班女生都没你白。”

“我这是不健康的白,不好,我很少晒太阳。”茭白的态度十分和善,他这个女同桌是沈而心上人的闺蜜。

嗯,沈而铵在被礼珏缠上前就情窦初开了,他在他的世界为一个女生打造了一片秘密花园,开的全是暗恋的小花。

那女生在隔壁文科班,她也跟沈而铵一样,念高三,成绩全班倒数。

他们是富家学霸与贫民学渣的经典爱情配置,双向暗恋。

要是搁在言情里,这就是从校服到睡衣,从你好到我爱你的救赎风。

可这是腐漫。

茭白的椅子被踹了一脚,他的上半身往前栽了栽,没回头。

这会儿不能往后看。渣攻狗腿子的拳头肯定硬了。

梁栋的手确实捏成了拳头,他凑近沈而铵,低声仗义道:“铵哥,你放心,等会下课我会警告这小子,要是他敢在学校里乱说,我会让他后悔来到三中。”

沈而铵没有回应梁栋,他又专心折起了蜻蜓,眉目平静。

梁栋一颗心操得稀巴烂,铵哥多好的人啊,怎么就摊上了这么恶心巴拉的事。

幸好铵哥几乎不参与家族活动,媒体也不敢得罪沈家偷拍他,学校里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和家世,更不知道不久前转学走了的前桌是他的准小后妈。

而这次的新同学,一个多月前是他的小后妈人选之一。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梁栋是不敢骂沈家那位大人物的,他就欺负卖身做狗的下贱玩意。

茭白的椅子又被踹,他淡定地摸了摸书本,明年又是高考时,但愿能圆他的大学梦。

.

下了课,茭白就被梁栋堵在了厕所里。

梁栋让两小弟在外面守着,他用脚把门踢上,摸了把自己给自己剃的板寸,耳朵两边露着嚣张的青皮。

“怎么改名儿了?”老朋友叙旧一样的语气。

“我先撒尿,一会再说。”茭白往小便池那走。

梁栋傻眼了。

茭白说撒尿就是真的撒尿,裤腰一拉,再一捞就放水,他一点儿都不慌。原身的相貌放在茭白的世界,算得上是不缺人追的水准,可在这部堪称颜狗盛宴的漫画里就不够看了。因此即便失去了沈家那个圈,也不会出现一堆人想要囚|禁他蹂|躏他强制爱的限制级场面,没有的,真没有。

要说结梁子的,除了勉强能压制的齐霜,就旁边瞪着他的这位。

完了就没了。

茭白来三中是冲的沈而铵,他做足了充分的功课,准备一鼓作气将沈而铵送进他那四个分组的其中一个组里。

那就代表,他跟沈而铵的活跃度要够,他们要多接触。

而梁栋是沈而铵的死党,为了接下来的和平相处,茭白必须把这梁子摆平。

“改名字是为了告别过去。”茭白整理好裤子,“至于为什么是茭白……”

梁栋的心跳不自觉地在他的停顿下加快。

为什么?能是为什么,想不出来,梁栋傻逼逼地跟着这家伙的思路转,就听他说:“因为我喜欢吃。”

“尤其是茭白炒肉丝,简单好做又鲜……”茭白的话声因为衣领被抓起来而停住,梁栋往他脸上喷气,跟一头遭到挑衅的小水牛似的:“在‘缔夜’没做完的事,是不是该做完?”

茭白做思考状:“这不好吧。”

“你他妈踢得老子差点进医院……”梁栋徒然没声了,他警惕地盯着突然凑近的人,两条腿的肌肉都绷了起来,裆部凉飕飕的,“老子那次说包你,保准天天把你的两个小嘴塞满,这话还算……”

茭白打断道:“我有病。”

“你当你爹我是三岁吗,你哪来的病,难不成沈家养着你的期间,还叫你出去卖?”梁栋恶言恶语。

茭白露出苦涩的表情:“那晚沈先生让我去伺候戚董。”

梁栋刚想说哪个戚董,话到嘴边,他犹如被人用榔头敲了脊梁骨,高涨跋扈的小霸王气焰没了,怂成了狗。

“除了那种情况,我偶尔还会遇到,”茭白垂眼,“和你一样对我提出那种要求的人。”

梁栋半信半疑:“我那回,你不是反抗了吗?他妈的还顶老子蛋!”害的他请了好几天假才回学校。

茭白沉默了会,难为情地说:“我那是喉咙使用过度,肿了,不能再来了。”

梁栋:“……我草。”

好他妈的骚。

他语速飞快道:“那从今儿起,老子把你包了,你也不用张腿撅屁股,就给老子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