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以潦是老年痴呆吧,啊,是吧,是吧是吧?

茭白咬牙切齿地吃掉一块豆皮,这几个老男人都有病,他一定要趁早远离。

下一刻茭白泄了气,离不了,他要搞活跃度,满50才能查看好友资料,到那时还不知道有什么奇葩事在等着他呢。

茭白心梗地吃完了一顿素食,想到原主的身份证还在老太太那,他气成了河豚,这样子还被戚以潦看到了。

茭白:“……”

戚以潦迈着从容沉稳的步伐走近,手上拿着不知是哪个小孩给的棒棒糖。

他不像沈寄那么冷峻凌厉生人勿近,周身的气场里几乎没有强烈而逼人的锋芒,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细纹都裹满了温和的成熟魅力,男女老少通吃。

茭白掉头就走。他明白姓戚的不是老年痴呆,是把他当阿猫阿狗,自然记不住名字。

青年的身影像一道秋风,寡淡又迅疾。戚以潦面上的笑容不减分毫,他转过身,将棒棒糖给了一路追随他而来的小姑娘。

“给,给我的吗?”小姑娘羞红了脸,她把棒棒糖捧在心口,晕乎乎地走了。

戚以潦摇头:“还是做梦的年纪。”

走来的沈寄没附和,只说:“晚上再喝几杯?”

“不了,事多。”戚以潦接过沈寄递的烟,“下回你去西城,我们再聚。”

沈寄不再挽留,他随意地问道:“小章人呢,没跟你一起来?”

戚以潦捻了捻烟蒂:“办事去了。”

“那看来这次不能跟那小子切磋一番了。”沈寄冷厉的眉间多了几分柔意,有老总远远地跟他告别,他又恢复成一贯的凌然。

戚以潦等沈寄送走几个宾客,便道:“老沈,我听老太太说,婚期是今年小年夜。”

沈寄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你当说客?”

戚以潦失笑:“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怎么还这么大反应,只登个记,不办婚礼就是。”

沈寄对这件事很厌烦,懒得聊:“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觉得,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戚以潦说,“外界不知道老太太是依据命理测算挑选的儿媳,这风声不会走漏出去,你结了婚以后的生活照旧,家里家外是两回事,不相干。”

沈寄的心思有些许松动。

“再者说,你同意娶妻,不代表你屈服于所谓的命理,你那么做,是出于孝顺,百善孝为先。”戚以潦含住没点燃的烟,双手插兜,像是在开圆桌会议一般,慢慢悠悠地出剑,一剑封喉。

沈寄的唇角轻抽了一下:“老太太给你开了什么条件?”

戚以潦笑得儒雅:“手抄本。”

沈寄:“什么?”

“佛经。”

沈寄:“……”

“一本佛经,就把我给卖了。”沈寄松了松领带,解开袖扣,拍几下好友的肩膀,他没有动怒,语气是揶揄的。

到他这个阅历跟地位,敢跟他轻松调侃的人屈指可数。

戚以潦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老沈选谁,怎么选他都不感兴趣,他只是看着不远处银杏树旁的瘦削身影,突兀地说了一句:“感冒好了,嗓子也好了,声音听着还不错。”

沈寄也看过去,那身影很不起眼,很像路边的垃圾袋:“待会给你送过去。”

戚以潦笑了笑:“老太太叫你把人送回沁心园,不是送我床上。”

沈寄发出玩味又不屑的冷哧。

“阿潦,那个谁……昨晚伺候我的小孩,”沈寄挑眉,“你还要用?”言外之意是,我昨晚挺满意的,人是不是该给我了?

戚以潦低头,一只手半拢着挡风,另一只手扣动暗灰色打火机,他微仰头,漫不经心地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去:“过段时间吧。”

沈寄不问缘由:“行。”

两个认识多年,相差几岁,跺跺脚就能改变商场局势的男人并肩谈笑风生,他们的友情代表两家的关系。

南沈西戚,永远不会成为对立面。

.

下午四点多,一辆车从老宅驶出,前往沁心园方向。

后座的茭白裹了裹长外套,他扒在车边,费力撑开因为困倦而耷拉发皱的眼皮,吹着风呼吸新鲜空气。

老宅在山腰处,这条路的风景漫画里有出现,每回都是礼珏视角,茭白自己进来看才发现沿途景色比画中还美,他顿时就不困了。

可就有人让他不舒心。

“关窗。”

随着沈寄的话音落下,车里的窗户全部升了上去。

接着沈寄又是一声:“停一下。”

茭白瞬间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还没说什么话,就被老男人踢了一脚,伴随两个冷冰冰的字:“下车。”

“……”茭白有种喉咙里堵了头发,想抠又抠不出来的感觉,要疯,他可不能下车,怎么都不能下去,不然计划的第一步就失败了。

逼仄的空间,气压低到了谷底。司机识趣地升了挡板。

微暗的光线里,茭白靠回椅背上面,歪头看着沈寄凛冽的侧脸,沈家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缩手缩脚的,说话的音量都憋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