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消失在地图上了,估计要拿大龙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是啊,拿到大龙就是推高地了吧。”

二十六分钟,当对面所有人都消失在地图上的时候,训练室内,众人讨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

如果说白桦刚接手的时候因为时间尚早他们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这局就一定会输,但是现在,比赛到了这个时候,白桦在接手vn之后除了漫长的补刀育,避开对面的大部队推了两座防御塔之外,没有展现出任何力挽狂澜的能力。

这条大龙对面一旦拿下,高地防御塔也势必将会难以防守,每个人都知道,这局比赛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他们肯定在大龙了,如果抢一下的话,未必没有机会。”

座位上,控制着雷克赛的社员也在开口,而后,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白桦,这个时候,尽管他们对白桦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但是已经没有人愿意自己指挥了,否则一旦输了,这么多人在后面看着,那是要背锅的。

“放了吧。”白桦的声音依旧很淡然,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他只是扫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大龙圈,很快将目光收回到下路,道:“下路的兵线给我吧。”

“上路的兵线你也要,下路的兵线你也要,你一个vn能打多少伤害。”但这个时候,控制中单辛德拉的玩家有些忍受不了了,声音不小的嘀咕道,因为他也是c位,正在下路收兵,却被白桦开口要求将兵线让给他。

如果真的是一个能够carry比赛的adc,他倒是也很乐意让兵,但是他并不觉得在这样的局势下,凭他一个vn,难道还能翻盘?

“让就让一下吧,反正也是输了,和平打完,和平打完。”另一个留着毛寸的社员开口调和,他是打野雷克赛,也知道这局比赛是输定了,没有必要再因此而争吵。

“还差一千么。”只是再扫了一眼身上的金钱,白桦没有多说什么,控制着vn直接一箭矢将下路这堆兵线的一个丝血的小兵收掉,他没有想到对面的动作会这么迅,现在的时间对他而言很宝贵,每一个补刀,都足以决定这局比赛的生死!

在对面的五人消失在地图上十秒钟之后,伴随着一声大龙的嘶吼,大龙圈内的大龙标记变成时间,蓝色方,拿下了这条大龙!

“渍渍,下一波就是推高地了,这没得守了吧,这局还打个毛线。”

“原本还以为这局真的有机会呢。”

“浪费我时间啊,还是自己去开一局吧。”

人群中,有个别电竞社的社员开始离开,因为这的确很无聊,就是不断的避战放资源而已,随着大龙被对面拿下,他们看不到任何还能够翻盘的希望。

“这样下去,的确没有机会了啊。”罗旭日在白桦的身后看到现在,也在皱着眉头开口,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是有些好奇白桦竟然会真的接手这局巨大劣势的残局,那么到现在,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对面拿下大龙,接下来就是直接横推高地了,就算红色方始终保持着人数的不死,但三路高地一破,就没有任何再翻盘的可能了!

——————

“他们要直接推高地了,抱团过来了。”

一分钟之后,当蓝色方五人携带着沐浴龙血的兵线直接兵临城下时,控制着龙龟的上单社员立刻开口,他知道这一波很不妙,想要防守住这座高地非常困难。

“能防守就防守一下,但是别被杀了。”白桦控制着vn依然在清下路的兵线,他没有想到对面的度会这么快,第三件无尽之刃,还差了八百块才能够做出来!

“高地都要放了,那不如投降算了!”中单控制着辛德拉的社员不甘心的咬牙道,他是这局红色方育最好的位置,尽管知道这局已经没有希望,但就算是输,他也不想这样憋屈的输掉比赛。

“放吧,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上单控制着龙龟的玩家也在开口,白桦的vn不过来,他们丝毫防守的可能都没有。

辛德拉只能不甘的用的驱使念力抓取一个龙血的小兵,而后扔向冰群之中,qe的暗黑魔球和弱者退散都直接甩了出来,但这是沐浴了龙血的兵线,本来可以直接一套清掉的技能也只能打掉这波兵线半数的血量。

“没得防守了,除了辛德拉的一套,其他人没有任何的清兵能力。”

“是啊,这vn,还在清下路的兵线。”

————

“还差五百。”下路,白桦听到了中路防御塔破碎的声音,他知道不能再带了,尽管无尽之刃依然还差了五百,但是也必须要回城了。

轰隆……

与此同时,中路的水晶,也被推掉。

……

“对面这是准备放弃了嘛?看id是一帮大学生啊,这玩vn的还是个妹纸呢,难怪这么菜,我们要一波么?”

此时,在一个风格简约的网吧内,一个青年在控制着小炮推掉对面的中路水晶之后看了一眼在下路才开启回城的vn,点了根烟道。

“vn回来了,他们五个人都在,再加上门牙塔,一波没机会,还是推掉下路的高地吧。”在他的身旁,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沉稳的开口,选择了最为稳妥的转下。

本来白金1到钻石左右分段的组排,他们每一局都要竭尽全力,经过最为激烈的厮杀才能拿到一局胜利,但是这一局比赛他们下路在开局上线仅仅几秒钟,就现对面的vn根本不会,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候,下路就已经被他们打穿,建立了巨大的经济优势。

——————

“他们要推下了!”

“两路高地被破的话,可以投降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