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佑尚未来得及答话,一股来势凶猛,几若光速的能量光炮忽然横飞射至。

防护能力强大至可堪承受星陨撞击的指挥舰竟入薄纸般被这束能量性质复杂多样的光炮轻易穿透,不及回避的陈佑匆匆以身体为媒介爆发出高能微核爆能量,绽放的蓝色光华在黑暗的领域中与直径粗大至吞没舰船的光束狠狠冲撞。

空域骤然变色,黑暗变成吞噬一切的炙亮白光,陈佑的眼里,感知里,失却对一切能量把握的能力。他完全能够想象旁人在天使王领域时那种痛苦难受的滋味,惊慌失措的恐惧。

身旁的徐青有否如自己般成功抵挡住袭击光炮,他不知道。周遭情形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也不知道。感知中周遭空域的所有能量都变的混乱不堪,眼里的世界白茫茫一片,便是双手伸至眼前,也见不着丝毫晃动的影子,仿佛**已然全不存在。

仅仅过去片刻,又似在白茫茫的空间中彷徨了许久,他开始感觉到痛楚。

似有烈火般的高温焚烧着他的身体,似又凛冽的寒冰刺穿他的肌体,似有一束束逛炮连绵不绝的轰落他身上各处,炸的他身躯风筝般四处乱荡……

直到,一记高能量光束在他面门炸开,冲击力震荡的他耳鸣眼花时,他内心不知压抑的情绪终于全变成了愤怒。许多年前,与那一身白裙的徐蓝在种种刺激人发狂的喧哗中生成的歇斯底里再度发作。

‘很吵,太吵了……安静,我要安静,安静下来,该死的!’

陈佑在白茫茫的天地中,不断消失出现在一个又一个位置,夹杂着魔王剑能量波动的核爆光亮不断绽放光亮,继而爆发。深蓝色的剑气自他手中八面乱斩,他根本不知道杀死了谁,也根本不去考虑杀死了谁。

他只知道噪音越来越少,周遭越来越安静。但他没有停止的打算,仿佛在彻底寂静之前,都会一直这么杀下去。但陈佑没有再攻击多久,空跃内渐渐有了颜色,他右手刺出的一剑受阻份外沉重,自刺入开始,周遭便开始有了颜色,耳中也有了声音。

魔王剑穿过天使王的身躯,是徐蓝面容的天使王。

她的脸上挂着微笑,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陈佑。

“我很喜欢这个结局的,因为你知道的,我不是人造人。让我的意识进入你灵魂的世界,永远永远没有打扰,没有噪音的安静沉眠,我喜欢这样的……“

紫色的焰火骤然燃起,瞬间包裹天使王的身躯,以及那对垂吊着的巨大光翼。陈佑愣呆,他想不到最后还是这样的结局,更想不到夜瞳和徐蓝会甘愿求死于剑下而不愿挣扎的试图活下去。

紫色的焰火焚毁了一切,但陈佑眼里,却清晰看见两条影子,一身白色的纱裙,飘扬飞舞。一对黑色的光翼,包覆全身,带着满足的欣喜,悄然溶入他的身体,耳畔清晰听见夜瞳的声音。

“少主人,夜瞳在你的灵魂中,永生。“

陈佑只觉脑海中轰然一响,灵魂之光刹那间燃烧扩放,一切感知都在瞬间被带入那绽放的光亮。

浩瀚的星宇中,一颗青翠的绿色星球。海浪,植物无不散发着柔和的光亮,扬起的风沙闪耀着金光。碧绿的草地中央,一团白色纱裙那么醒目,那之中露出徐蓝的容颜,眸子中藏着满足的微笑。

一对黑色的光翼从低空飞过,风中响彻着轻柔而又清晰的呼喊声。

“少主人……“

又夹杂着徐蓝含笑的不满责怨。

“夜瞳,不要吵,你很吵。“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唯一完美的神之世界,当它为神所遗忘,它是虚幻。当它为神所记得,它是真实。’

陈佑不甚明白,但当他意识渐渐远离时,清楚见到这颗星的周遭被紫色的焰火所包裹,这颗星的周遭也再看不见别的星体,孤独而又宁静。

……

陈佑的意识回到太空资源星战区,渐渐看清周遭视野内的一切。整片空域内,见到的只有漂浮的蓝色碎冰,一只被冻结的眼瞳飘过他面前,仍旧凝聚着死亡刹那的恐惧。它轻轻飘来,又轻轻飘远。

陈佑没有寻着徐青的身影和气息,独自在寂静的太空废墟中发呆许久,终于折身飞赶辛德星方向。经过仍旧存在的最后太空防线指挥中心时,侧目朝陆无上所在的梦幻狙击炮台深深投去一眼,继而加速离开。

陆无上也看见了他,松开手中握着的发射器,注视他的身影在辛德星的光亮中变做小点,最后消逝。眸子中忽然流下泪水,疯狂捶击着面前心爱的梦幻长炮。

……

三天后,陈佑寻到魔幻小城中当年居处的坐标。

早已沦陷的深蓝国在人间改造下,变成了灰暗惨淡的颜色,无论花草,还是流水,无不变的了无生气。

当陈佑停下脚步时,正对着一座木屋,如同人间许多地方搭建的歇脚之地一般,简单。

来的路上,他从遭遇到的人间生物口中听说了许多战况消息。蓝色魔王在太空将众神杀戮殆尽,天使王亦牺牲其剑下。红国都城红色梦幻在太空战斗后的第二天被毁灭,x在狂笑声中自杀身亡,他无数秘密研究基地被尽数捣毁。

红国最后的抵抗被陈心和陆无上所瓦解,新人类在病毒作用下尽数忘却过去,经过神王的洗礼变成与人间子民的一部分。还有……在最后激战中,杀死新人类一号以及三位人间神灵,最后为神王所毁灭的红国英雄编号零的徐青。

人间为回归祖地感到庆幸,为胜利欢欣鼓舞。唯一不知所踪的敌人仅剩下最邪恶的蓝色魔王,但预言终将实现,神的女儿会引导他踏入正途。

陈佑注视面前木屋的门已有很久,阴惨惨的天空闷雷滚滚,显已有落雨的迹象。

他不知道里头是否有人,也紧张的不敢以感知提前窥探,这时只觉得,无论如何应该把门推开了。

门内,昏暗无光。当他踏进去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关上,黑暗中,他摸索着前进,木屋的地面忽然一阵抖动,沉了下去。

再度停下来时,竟在一艘小型飞船内部。面前一个背影正低头在控制太操作,察觉到他的接近,也没回头。

“我们得离开这里,猜猜会去到哪里?“

陈佑忽然想起那颗不知是真实又或虚幻的紫焰环绕的孤星。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真实的,虚幻的?“

“呵,神的世界嘛。不被神所抛弃,即为真实,不抛弃神的信念,即为真实。如果你觉得那儿太过寂寞,你我的灵魂之中任何的生命都能在那里重生,继而永生。辛德星从来也只是神王灵魂之光创造的天地,信仰她,即得永恒。

抛弃她,终将毁灭。一切只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游戏,只是她曾进险些为魔幻王之故甘愿沉溺其中。可是魔幻王抛弃了她,红国因此成为虚幻。“

陈佑的双手自她背后穿过,稳稳将她抱紧入怀,轻笑着。

“这飞船里只有我们吧?“

“嗯。你,想做什么呢?“

“该是一段挺漫长的星空旅途,很应该先把积压的思念进行充分释放。“

“现在呢……还不行。再等会儿好吗?还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离开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