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城冷不丁地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把莫鸿鸣震得不轻。可是,整个办公室只有他那两个大男人之间大眼瞪小眼,这画风看上去着实怪异的很。

看着手足无措的顾隅城,莫鸿鸣觉得甚是有趣。可一想到前几天从顾家晚宴回来的叶姐姐一脸委屈的样子,莫鸿鸣开口又没了好话:

“呵!顾大总裁,您是订婚,还是结婚,甚至是离婚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今儿个要是只是过来跟我说这件事的,那么大可不必!请回吧。”

顾隅城眼看没说两句莫鸿鸣的就给他下了逐客令,这下心里也顾不得旁的,不在寒暄,直接开了口:

“实不相瞒,三年前我因为受到吴家人的暗算,受了重伤,不得不到国外进行治疗。在治疗过程中,由于药物的作用,又使我丢了一大段记忆。”

此时,顾隅城顾不得莫鸿鸣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巴,想到吴品言联合弟弟对他的加害,以及爷爷,独断专行亲手掐掉了自己的姻缘,顾隅城心里就苦涩不已:

“我今天过来,也不怕你笑话。这三年来,我一直帮家族打理生意,爷爷在我小时候就为我跟吴品言订了婚,可之前我一次次遇到危险,吴品言都会从中动作……”

“丢失的几个月的记忆像碎片一样,经常出现在我脑海中,不之前我一直没搞明白那到底是什麽?以为自己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出现了癔症。”

“直到晚宴那天,我再次看到叶静姝,整个人都觉得莫名的熟悉。这几天。这我都处理完之后。爷爷把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可不瞒你说,直到现在,那些记忆我还没有完全恢复。特别是与叶静姝之间的种种。”

“我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匪浅。我这次本来是要到去直接找她,可若是这样做的话,未免太过突兀,对她也不公平。所以我今天来找你,希望了解我们的过去。”

顾隅城话里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他不仅交代了三年前他为什么失踪,甚至连家族之间的争斗都对自己毫不避讳。

可自己及周围的人却对此一无所知。整整三年了,叶姐姐从来都没有提起过顾隅城,不仅是他,甚至连爷爷,浩哥,薇薇姐都默认了成哥始乱终弃,做了登徒子。

虽然再次见到成哥,他已经成了京城顾家的少爷,商界的掌门人。浑身的气度与三年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同了整个人多了一种上位者的风度。

听了顾隅城的一席话之后,莫鸿鸣从本能上觉得他的成哥自始至终都没有变,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之后,莫鸿鸣的话语中满是真诚,整个人都对顾隅城亲近了不少。

“城哥,我知道这几年你过的一点儿都不容易。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城哥,你知道吗,自从你失踪以后,叶姐姐每天都茶饭不思。甚至专门往京城跑了一趟过去找你,可是对于结果她却缄口不提。”

“整整三年了,叶姐姐不但要忙学业上的事儿,还要关注店里的生意。特别是毕业后,更是整日志都扑在工作上,不管叔叔阿姨怎么劝,她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姐姐,这些年过的实在是太苦了。你要是回去找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叶姐姐虽然没有出众的家世,可她本人却胜过这世上所有的姑娘。”

从店里出来之后,顾隅城不敢耽误,马不停蹄地买了票,立马就往b市赶。

直到听了莫鸿鸣的话之后,顾隅城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爷爷在跟他提叶静姝时,是那副表情。

原来是小姑娘曾经到京城找过自己,那她肯定是见着爷爷了。并且,顾隅城还可以断定,爷爷当时肯定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要不然这整整三年,叶静姝也不会对此只字不提,醉心于工作了。

火车赶了一天一夜。刚下车的顾隅城虽然已经精疲力竭。,可他觉得,整整过了三年,自己哪怕再多耽误一分钟,都是莫大的罪过。

漫步在b市的大街上,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迎面而来。顾隅城知道,这是他生活大半年的地方,虽然不像顾家那样,整整待了三十多年,可顾隅城相信,这短短半年的分量绝不比过去的三十年轻。

此时已是下午。鼓楼区依然热闹非凡,夜市开始,一家家的小摊已经陆陆续续地摆开。

此时的顾隅城猛然站到街边,似乎浑身都被冻住一样,哪怕仅仅挪动半步都觉得甚是困难。

“哎呀,这街边怎么躺了个乞丐呀?看他肚皮上还扎着刀呢!到底有没有人生出来认领一下?”

“你的伤才刚刚好,千万不要乱动,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给你买。”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你看看你现在什么都忘了,我该怎么称呼你才好呢?你跟着我姓叶好不好?叫叶成如何?”

此时此刻,顾隅城觉得自己的脑子疼的很。漫步在b市的大街上,只要他路过一个地方,脑子里就零零星星地会出现一些画面。

随着脚步,加快画面逐渐增多。那张模模糊糊的脸也在慢慢清晰……

“阿成,你这身体才刚刚复原,要是找不来工作,那你看我们这烧烤摊怎么样?过来帮个忙,工资我给你照开,你看如何?”

“阿成,你就住家里呗,反正爸妈都默认咱们的关系了。他们可是把你当亲生儿子看待呢,你现在要再搬出去,让他们怎么想嘛?”

“阿成这次你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个业务谈好就马上回家,我一直等着你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