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特一口气冲到门口也不禁有点喘息。抬头向门口望去。一个人站在那里已经是眼含热泪。带着一副眼镜,头发已经花白。但是身子还是很硬朗,身材不是很高大,但是腰挺得笔直,给人的感觉很严谨。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很高级的材料,但是洗的很干净,而且熨烫的一丝皱褶都没有。

“九叔~~~”一声大喊,雷特已经冲入了这个男人的怀抱。这一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财务总管,不再是运筹帷幄的总设计师。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失去亲人的孩子。

“少爷,你真的还活着,能再见到你,老奴就放心了,苍天有眼啊。”九叔抱着雷特,也已经是老泪纵横。家族惨案过了这么久,他也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在找这个家族唯一的希望。今天终于找到,怎么能不百感交集。

“九叔,您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听说家里的人很多都死了,只有一部分奴仆被发配了。您老难道是被发配的,您是怎么逃回来的?还有别人活着么?”痛哭了半响,雷特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一些。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啊。”九叔平淡的说。“当时官兵突然冲了进来,我刚好要出去。被门板拍飞就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我在家里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我试着出去,却发现大门被锁上了,而且还加了封条。没办法,我只能从后院狗洞里爬了出去。我身上还有点钱,跟城里的牢头打听了一下情况就出来找你。结果一路跟你失之交臂。如果在这里还找不到你,我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了。”

看到憔悴的九叔,雷特心里很不是滋味。九叔虽然看上去很精神,但是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从家破人亡到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这几个月来,一直东奔西走不停地寻找自己真的是不容易。

看到九叔悲伤的样子,雷特岔开话题。对九叔说:“九叔,您一路辛苦了,我这就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您老先洗洗。一会我带您先去吃点饭。然后我们好好谈谈。”

说完招呼人给九叔安排了住处。一个小时后,雷特带着九叔来到了铁克饭店。看着高档的外貌,听着雷特随口点出的菜名,九叔悄悄拉了一下雷特,小声说道:“咱俩随便吃点就行,不用点这么多这么高档的菜。这得花多少钱啊。”

雷特随意的点完了菜,笑着对九叔说:“九叔,我现在有钱。不在乎花点钱请你吃点好的。况且……这家饭店是我们冒险团的产业,要不要钱还不一定呢。”

九叔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这么大的饭店居然是少爷冒险团名下的。真的是太烈害了。忍不住站起来东瞅瞅西看看,这里的装修风格是哈比提供的,很中国化,雕梁画柱异常唯美。九叔靠近窗口,向外看去。门前熙熙攘攘的大街尽收眼底。突然,九叔呆住了。身体还有些颤抖。雷特很疑惑,走上前来顺着九叔的眼光看去,只见他看到的是对面的烘焙店。汉德正一脸阴郁的往里走。“是他,就是他,是他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九叔颤抖的喊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