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

说着苏蕴拿起一边的衣服快速地穿上。

而裴诺澜带和一双温和,宠溺的面容看着她的动作。

看到对方即将穿戴完毕,裴诺澜这才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又不失优雅的穿戴着。

他一边穿,一边对着门口的方向喊道,“宫卿进来。”

好像宫卿就是为了等裴诺澜的宣传,所以他的声音刚落下,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宫卿走进房间,来到裴诺澜身边。

“主子。”

“嗯,可有什么发现?”

裴诺澜一边穿衣服,顺便询问着宫卿的收获。

就在刚才宫卿已经先一步探了探这百里山庄。

如果没有问题,他来到门口时的脚步声,不可能让裴诺澜与苏蕴听到。

既然让他们听到了,那就代表着这里有问题。

所以裴诺澜才会有这样的建议,反正他们也睡不着,还不如做点有意思的事。

“回主子,属下发现李霸天正在跟着身边得力属下商量这次武林大会事宜,甚至发现原来三虎兄弟也是李霸天的爪牙。”

就在宫卿说完,裴诺澜也将衣服穿戴好,“噢?三虎兄弟竟然是他的爪牙,看来李霸天这个武林盟主做的名不正言不顺啊。”

宫卿没有回话,因为他也认同裴诺澜的话。

武林盟主竟然放任三虎兄弟在江湖上为非作歹,这已然违背了他现在身为武林盟主的责任。

裴诺澜转身看着同样穿戴好的苏蕴,“走,我们去看看他们如何商谈这次的武林大会事宜。”

说着就往外走去,当然手上还拉着苏蕴的手。

二人走出房门,彼此双眼对视,然后伸展轻功快速消失在原地。

而宫卿只看到远处有着两个影子。

“这次武林大会,我不准备连任了,年纪在这里摆着,早晚被人代之,所以必须要选择出一个可信之人,我看元阳就不错,他的功力深厚,又是我的义子,这一点比较好控制。”

这是坐在书房中主位上的李霸天所言。

在他右手下旁的的一个跟他差不多的老头,频频点头。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元阳既然有能力那当然可以利用,只是他的容貌要改变一下。”

听到这话屋里几人纷纷点头。

“是啊,元阳的那张容貌虽然并没有几人熟悉,但是对于魔教防不胜防,最好换一个容貌。”

“而且这次魔教的裴诺澜也来到这里,为了稳妥必须让元阳改头换面。”

听到下面的人的话,李霸天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这才不确定的开口,“你们说这魔教的教主来此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发现了我这么多年的企图?”

他的这一番话,也让底下的人沉默了。

“不能吧,他也许只会认为我们图他的产业,关于那件事,不可能得知,不是说裴诺澜根本不管教中的事物麽,也许他们只是来凑个热闹而已。”

这次先说话的还是坐在右手边的老头。

李霸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甚至没有说话,就这么陷入了沉思。

而底下的人也是如此,他们已经跟在李霸天多年了。

早就知道对方这么多年图魔教什么。

而且对于李霸天所图,他们也是有利的。

只要李霸天越强,他们这群老家伙才不会被一些年轻之辈取而代之。

男人谁不贪恋点权势呢。

此时的他们丝毫不知道这一番话,早就听到了有心人的耳中。

在房间内的房屋大树之上,坐着两道身影。

这二人正是裴诺澜与苏蕴。

他们在这里听了有一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