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场景太过突然,在场的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曾显伟大义凛然的表情僵在脸上,写满了尴尬。

陈秃子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其实暗地里刚准备配合曾显伟说几句场面话,顺带克扣张鲸落的工资,还打算着给张鲸落弄一个通报批评,作为全公司的负面典型好好宣传一番。可却被吴昊这突然的一手彻底惊呆。

而作为当事人,张鲸落无疑醒悟的最早,整理了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绪,见到吴昊还微躬着身子,赶忙说道:“您是吴先生吧!太客气了。不过是我顺手做的,您不必放在心上。”

吴昊抬起头严肃道:“不管如何,我爱人的做法确实不对。我这个人还是分得清是非的。你看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

这句话就是在问张鲸落:“请看一看我是否有什么能够补偿你的。”

张鲸落笑着推辞道:“不必了,吴先生。谢谢您的好意。”虽然心中对于早晨发生的事情有些不爽,但是经过吴昊的道歉,他内心的怨气已经消解,自然也就没有得寸进尺的想法。

“不,你说吧。”吴昊坚持道。

“不用了。”

“不,你说吧……”

就在二人相互谦虚时,张鲸落的眼睛偶然瞥见了站在吴昊身后,陈秃子和曾显伟难看的脸色。忽然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吴先生,您是那个RPO大单的主管?”

吴昊点头道:“嗯,是的。”

而一听到张鲸落问起这话,陈秃子内心猛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面色大变。

张鲸落意味深长冲陈秃子笑了笑,随后继续向吴昊问道:“那不知可否和吴先生您聊聊关于这一单的问题?”

一听到这话,吴昊理解了张鲸落的意思。转过头,看了看陈秃子和曾显伟,又重新转过头看着张鲸落意味不明的笑脸。

他不是傻子,在注意到场中气氛悄然发生变化后,也隐约明白陈秃子和张鲸落之间可能存在着恩怨。知道张鲸落这是想要故意抢陈秃子的单子。

可是这和吴昊又没有关系,他本身并没有和陈秃子有任何交情,不过是工作关系而已。

而因为早上的事情,他现在对于张鲸落存在着好感,也就不介意做一个顺水人情,想到这里,吴昊爽朗一笑:“当然可以。本来我这一单也不着急。”

随后转过头,带着冷漠的歉意对陈秃子说道:

“不好意思,陈经理,你也看见了。我想先和这位张老弟先聊一会儿。至于后续的问题,咱们待会儿再说吧!哦,对了,因为我毕竟不是猎头公司的人,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可以。没问题吧?陈经理。”

陈秃子嘴角微微抽动,吴昊这番话无非就是问,是否可以把单子给张鲸落做。除非他无法胜任,才会考虑将单子重新交还给陈秃子。

换句话说,陈秃子已经从做这一单的首发变成了替补。

不过虽然心中愤怒,但陈秃子还是强装出笑脸,没办法,毕竟吴昊属于合同甲方,有权利挑选合作对象,所以哪怕再愤怒,也不能发火。否则就是他给公司的名号抹黑了。

想到这里,陈秃子伸手拦住身后还要欲说话的曾显伟,强笑道:“当然可以,吴先生。您先聊,后续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您随时来找我。”

说着就要带曾显伟远去。

而张鲸落和吴昊则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经过这一系列意外巧合后,二人对于对方的印象都不错。

“哦,对了。曾显伟。”张鲸落忽然高声叫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