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刀?”

当云少爷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柳尘腰间的刀早已散发出了灵火的光芒。

“你到现在才意识到,怕是已经晚了吧。”柳尘微微低下了头,看着手里的刀微微一笑说到。“柳哥,你……”玲儿也吃惊不小。“你这是……是雀灵?”云少爷睁大了眼,俊美的脸庞仿佛是扭曲了。

“总而言之,我要替这些小东西出口气。”柳尘说着,已经将刀拔出了三分。可那云少爷毕竟是吸收了上百年的妖力,自然不甘心就此,也不会那么没有信心,吃惊的表情在他脸上也就停留了那么一刻。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杀了我?”云少爷又笑了,只是没有了之前的温暖。“柳哥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玲儿在一旁叫到。“哼。”云少爷冷哼了一声。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手,之前那两个巫女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将那根金色的棒子递到了他的手上。

“你这是什么东西?”玲儿好奇问到。“这?”云少爷举起了手里的细长金色棒子,像是在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看着,好半天才缓缓说到:“这是我的刺。”

“你是刺猬啊?这么长的刺?”这边云少爷的话还没说完,玲儿就忍不住笑到。那云少爷正看的如痴如醉之时,却被玲儿抢白,自然是怒从心头起,他手中的长刺一瞬间就对准了玲儿的心窝刺了过去,速度之快,力道之狠,十分的惊人。

玲儿自然是躲不开的。

“當”的一声,那是云少爷的长刺打到朱雀刀上发出的声响,火光溅了一地。“小子,我看你也就是靠这把刀了吧。”云少爷收回长刺,通过这短短的接触,他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武器是远远不及那把封印着雀灵的刀的。“那又怎样?”柳尘将刀在手里划拉了一阵,得意说到。“可你用的并不好,不然我可早就没命了。”云少爷又笑了,笑的那么恐怖。

“那是我还不想这么快杀你。”柳尘颇有些嚣张的说到。“你的刀上有雀灵泪吗?”云少爷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有,我们正在找呢。”柳尘随口说到。“是吗?”云少爷话音未落,身体已经飞在了半空,极速的朝着柳尘刺来。

这早已在柳尘的意料之中了,自云少爷问起雀灵泪时,他就已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备,如今虽云少爷攻势迅猛,但柳尘却也不慌乱,他举起刀,然而却不待他挥起时,那朱雀便按耐不住了,它由刀头疾飞而出,一瞬便向云少爷扑了过去。

“啊!”云少爷的叫声撕心裂肺。

“你,你骗我。”云少爷陷在了橘红色的火焰里,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柳尘。“我骗你什么了?”此时的柳尘,倒觉得自己有些无辜。“你……你……”云少爷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柳尘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妖力正在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虽然不是很纯正,但他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

可柳尘却收回了自己的刀。

云少爷虽然被灵火所伤,但此时的他,皮肤却依旧如雪。他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瞪大着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数百年的努力居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你,你为什么骗我?”云少爷抬起头,狠毒的盯着柳尘。“哼,你还嘴硬,要不是柳哥手下留情,你现在还有的说话?”玲儿在一旁骂道,依稀之间,她见云少爷左脸上的那块伤疤逐渐的又出现了。“云少爷,你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尘没去理会他说的话,此时他反倒是更关心这个。

云少爷听了他们的话,凶狠的眼神瞬间变得慌乱起来。他颤抖着手,缓缓的摸到了自己的左脸,之后便是一声痛苦的哀嚎。“云少爷,我觉得你也是有苦衷的,不妨说说?”柳尘倒是颇有些关切的说到。“你,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假惺惺?”云少爷瞪着眼骂道。玲儿也不解的看了一眼柳尘,但柳尘的关心其实是发自内心的,之前,当雀灵困住云少爷之时,柳尘分明感觉到了他的那份不甘与惭愧,那种发自内心的惭愧,因此他才收刀。“云少爷,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勉强你了。”柳尘说完,拉着玲儿就要走。

“柳哥,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他做的事可真过分。”玲儿问到。柳尘没有说话,他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像是还在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我说,难道你看出了什么?”玲儿的好奇心总是那么强。

月色下,两匹白马缓缓而行。

“玲儿,要是那云少爷说他是个好人,你相信吗?”柳尘终于说了话。玲儿被问的始料不及,这回轮到她沉默不语了,虽然她从头到尾都觉得那云少爷不是好人,可既然柳尘这么问,就必然有他的道理。“柳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玲儿问到。“不好说,不好说啊。”柳尘摇着手,他双腿一夹,身下的那匹宝马便疾驰起来。

“那我们今晚住哪儿?”奔袭了半夜,玲儿露出了些疲态。柳尘四处望了望,但都只是冷风吹过的地方。“玲儿,真是委屈你了。”柳尘说话时带着些歉意。

“两位。”身后,一声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他?”玲儿闻声赶忙转过头去,只见一匹白马之上,坐着一位白衣飘飘的公子。“云少爷。”柳尘抱拳招呼了一声。“两位,刚才多有得罪,现在我是负荆请罪来了。”那云少爷说话间跳下马来,手拿着一条鞭子。“云少爷言重了。”柳尘也跟着跳下马来,寒暄说到。

“你们两个?”玲儿看着面前两个客客气气的人,有些好奇的问。“玲儿,我随后再和你解释,现在我们先和云公子回去吧。”柳尘说罢,又跨上了马。

(本章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