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寒轻手轻脚的把苏语星抱到里面的房间,见浴桶里已经放满了各种草药,他有些担心,但还是把苏语星放进去了。

阿蝶拿来剪刀把苏语星的衣裙剪开,剪到一半,发现夜凌寒还在边上站着,这才站起身来。

“这位公子,非礼勿视。”

夜凌寒没有说什么,只是不舍的再看了一眼苏语星,便退出来了。

大厅里,钟皓轩伤心欲绝的趴在桌上抽泣着,丁柔更是站不住在旁边来回徘徊着,提起的心还是没能放下来。

男人从后院走来,便看到大厅内三人各种焦急的不行。

“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定会竭尽全力救这位姑娘。”他说着,便伸手去跟夜凌寒要解药。

夜凌寒还纳闷呢,就听男人继续说道:“是侯长老让你来找我的吧?你要是再不把解药给我,那姑娘就只能等着丧命咯!”

听男人的语气,似乎已经知道是侯长老让他们来这里找他,难道……

“你就是越冠玉?”钟皓轩期待又惊讶的问道。

男人点了点头,他也才刚收到父亲的来信,要不然也不会知道那姑娘为什么受那么严重的伤。

听此,夜凌寒才放心的把解药交给越冠玉。

越冠玉让阿蝶把解药磨成粉放到浴桶里,如此一来,苏语星便能恢复的快一些。

“你应该就是夜凌寒,夜公子了吧?”越冠玉回来便看到夜凌寒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问道。

夜凌寒点点头,“在下正是,越公子,苏语星她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这可说不一定,就看她是否能撑得过去这一关了。我看你们三位也都累了,不如先到客房休息,阿蝶会照顾好她的。”

越冠玉说着,便要带夜凌寒他们往后院的客房走去。

然,丁柔却不愿意,她想陪着小姐,得看到小姐醒来她才能放心。

越冠玉也不好劝说什么,便给了她一颗药丸服下,可以让她保持清醒。

夜凌寒和钟皓轩不一样,他们要是休息不够,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万一再遇到什么棘手的事,到时候他们根本应付不了。

直到后半夜,阿蝶感觉苏语星已经差不多泡好了,便来大厅里找人,却只有丁柔一个人在那里来回徘徊着。

“丁柔姑娘,我现在要帮你家小姐更衣,你进来帮我吧。”

阿蝶说着,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来,这个时候谁都很疲惫了,但是他们行医的,就是要时刻给人笑脸。

丁柔表情凝重的跟着阿蝶进去,见苏语星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些,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阿蝶姑娘,谢谢你。”丁柔真诚的跟阿蝶道谢,这么负责任的医者,在江湖上已经很少见了。

阿蝶回笑,道:“这是我们作为医者该做的,你帮我一起把她扶回房间,就等明天师父再给她配药了。”

两人小心的把苏语星扶回房间,丁柔一整夜都只守在苏语星的身边,寸步不离,蜡烛燃完了,她就又给加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