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魔眼是高度异化的堕落生物,在堕落之前,它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多彩蜃而已,具体是几阶的多彩蜃就不好说了。”

“多彩蜃?”

兰蔻点点头,继续为大家科普道。

“多彩蜃是一种生活在大陆南方的水陆两栖魔兽,多聚居于浅海、河滩一带。

幼生期的多彩蜃是贝壳形态,在成年之后就会甩掉身上的贝壳,变为软体形态。

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具备致幻能力,且身上的色彩条纹来决定它们的能力等级,最低是三彩,最高级是七彩。

传闻顶级七彩蜃之上还有一种圣级的无色蜃,不过从来没有人见过。”

“是这样啊,那这颗所谓的七彩蜃珠又是什么呢?怎么跟灵魂结晶扯上关系了。”

奥丁又开口问道。

“很简单,蜃珠是多彩蜃体内独有的魔法材料,七彩蜃珠只会出现在顶级七彩蜃体内。

既然如此,自然也会出现在这头堕化的七彩蜃体内,而灵魂结晶是堕落生物独有。

魔眼体内,七彩蜃珠和灵魂结晶相互融合,形成了这颗蕴含有七彩蜃本源能力的特殊结晶。”

桌子底下,兰蔻两条圆润大腿狠狠摩擦两下,努力压制住想要亲近奥丁的冲动。

海妖魅歌反噬的效果很难缠,不过幸运的是反噬程度尚在她承受范围之内。

可就是这种不咸不淡跟小猫挠痒一般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就像体内有一团邪火不停在撩拨,欲求不满。

“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有些奇怪。”

面对奥丁的关切,桌子对面的兰蔻深呼吸两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呼~没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颗灵魂结晶蕴含的是精神系的致幻能力,配合灵魂结晶本身的纯净灵魂力量,让效果更高一筹。

至于你说的里面偶尔会出现莫名图像,但又酷似幻觉,这恰恰证明了这是一颗极品七彩蜃珠!”

兰蔻紧紧盯着桌上的七彩蜃珠,眼神中充满渴望,如果她能吸收掉这颗宝珠,那么她的实力将会得到极大提升。

“致幻能力啊……好像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呢,精神力方面我的星力更强。

倒是挺适合库纳斯的,风系也有致幻方面的技能,倒是可以开发一下。”

奥丁心中细细考量着,顺手把七彩珠放进木盒,收进空间戒指。

大厅中的七彩毫光顿时消失,只留下夜光石清冷的白光。

兰蔻火热的眼神也随之熄灭,宝珠虽好,但跟她无缘,心中低落间,就连‘兴趣’都减弱几分。

随后奥丁又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些上好的食物和酒品,这是他特意为自己的准备的,现在正好用家招待客人。

用士兵吃的干粮来招待客人,未免显得太寒酸。

“餐点简陋,子爵可莫见怪。”

“清道夫子爵有心了,战时有吃的就不错了,岚澈公国的下一次补给还不知道在哪里,唉~”

“我清道夫虽不是什么大贵族,但若拿出一些粮食还是绰绰有余,要是不嫌弃,我明天让人送些过去。

总不能让盟军饿着肚子打仗吧?哈哈!”

酒桌上,奥丁大包大揽,拉进两人关系,气氛也逐渐热烈。

在法术反噬的辅助下,幽默帅气,出手大方的清道夫子爵,不知不觉间给兰蔻留下了深刻印象。

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知不觉,到了离开的时候。

临走前,两人之间的称呼伊然变了味,一声亲昵的道夫,让奥丁身子都酥了半截。

第二天一早

粮食就送到了兰蔻的轮轴堡,显得奥丁诚意十足。

当天下午,兰蔻子爵心痒难耐,按捺不住冲动,便找了借口再次上门拜访。

“道夫,是这样的,你昨天不是说对其他封印的魔物很感兴趣吗,我回去翻了翻家族藏书,果然有些方面的记载!”

兰蔻的脸上故作出惊喜,好像是真的意外发现。

其实她哪里还需要翻阅藏书,这些东西她早就知晓,只不过是她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这些家族秘辛按理是不能外传的,不过传承至今,又受战争波及,十三座城堡封印只剩下她一个原生的猎魔人家族,继续保密意义不大。

另外,奥丁肯主动分润粮草给她,让她觉得很可靠,不介于把这个秘密同他分享。

“真的吗,快进来坐吧,给我详细说说。”

城堡大门处,奥丁热情相邀,不过高兴之余,他还有些疑惑。

“难道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昨日的故意示好就是打其他魔物情报的主意,本以为还要在攻略几天才好开口说这方面的事,结果第二天兰蔻就主动送上门来。

现在正值夏季,天气炎热。

靠近南方的岚澈公国比他巨石领还要热上几分。

进入大厅之后,看四下无人,兰蔻随手解下遮挡烈阳的黑袍,露出一身清凉的衣着打扮。

这身衣着怎么说呢,不能露的地方确实一点没露,但是能露的地方确是一点没遮。

咕咙~

大奥丁当面,几个月不知肉味的小奥丁礼貌的站起来敬了个礼。

“咳~快请坐,子爵的轮轴堡下想必也封印有魔物吧。”

“当然,本来我是不打算理会的,就一直封印下去就好,但道夫的收获着实让人羡慕。

让人家也有了除掉魔物的想法呢。”

“呵呵!能提前解决掉魔物自然更好,但是风险实在太大,谁也不知道魔物的能力,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力量。

这次我侥幸逃过一劫,要是在让我重新选择,我是怎么也不会选择下去的。”

奥丁感叹道。

“你什么准备都没有,冒冒失失的下去当然很危险。

要是提前有准备,那可就完全不一祥,我想过,如果我们联手的话,有七成把握拿下。

最不济也就是退回到地面上而已,绝对没有生命危险。”

“这么有把握?”

“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

城堡大厅内,两人就魔物的事情商议了一下午,期间奥薇娅和库纳斯来过两次,不过没有久留,听了会就离开了。

晚上大家照例一起用过晚餐,最后目送兰蔻离开。

“奥丁,你真的要去帮她吗?要知道你才恢复没多久。”

奥丁回到大厅内,准备回卧房休息,却被奥薇娅拦下。

她的不满自然是针对兰蔻的,站在女人的角度上,她认为这是在明显不过的色诱术。

“有什么关系,相互帮助一下不是应该的吗,当时昏迷的时候要不是她用法术驱散残余的黑雾,我可没法这么快醒来。”

“这……”

奥薇娅一时语塞,她不知道兰蔻的真实目的,真的以为是帮忙而已。

“呵呵,再说,我又不是无偿帮忙的,要知道魔物体内灵魂结晶的价值要远超军功。

如果这次成功,下一个也不远了。

能够打着战争的幌子侵占城堡,这么好的机会不珍惜,哪还会有下次呢。

你说对吧,姐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